污染洱海,这“蒜”怎么回事儿?当地农民有话说

来源:法国总统视察“戴高乐”航母 称IS正在溃退 发表时间:2018-10-16

[ 字号  ]

  污染洱海,这“蒜”怎么回事儿?

  “上月才听到风声,没想到他们动真格铲蒜……”“去年大蒜价钱太低亏损,今年四五月份就进了大批蒜种冷冻,准备翻本,没想到又禁种,一家人欲哭无泪!”10月9日,在云南大理洱海上游的大蒜主产区洱源县邓川镇、右所镇和三营镇,蒜农争相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9月以来,一纸洱海掩护“七大行动”整改通知,在云南省大理州引起了不小的波涛。焦点字句是“周全克制莳植大蒜”。

  村民盖新居,就靠这一颗蒜

  洱海上游的邓川坝子,土地肥美,天气相宜,这里有史可据的蓬勃农耕史已有1300年以上。近25年来,这里成了继弥渡县之后的大蒜主产区,小小大蒜,让各族群众尝到了“富起来”的喜乐。这个历史上的国家级贫困县,在9月中刚刚宣布脱贫摘帽。

  “村民盖新居,就靠这一颗蒜。但自从听说禁种大蒜以来,我就没接到新活计了。”长年在墟落从事传统白族民居建设的修建老板孙继雄告诉记者,往年价钱高时,每亩独蒜纯收入可在2万元以上,若是换种蚕豆、小麦等作物,每亩产出只有千元多些,落差会很大。孙老板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禁种大蒜后,他的工程队一定受影响。

  靠禁种大蒜来掩护洱海?

  记者在联系采访大理州农业局卖力洱海面源污染防控相关事情的副局长李月秋时,这位卖力人以开会为由,婉拒采访,并以短信提供了一个洱海掩护“七大行动”指挥部宣传组的座机号码,但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该州农业局一位不愿签字的干部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克制种大蒜一直在讨论中,但种大蒜事实给洱海带来多大的污染?他也没见过环保部门给出的数据。今年的要求确实来得急,但洱海掩护又是“等不起”的工程。铲除青苗确实危险了农民群众的情感,利益也受到损害,但这个“阵痛”得蒙受,群众接受一定有个历程。

  洱源县农业局局长王利高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现,客观上,农户莳植大蒜,常过量施放含氮磷的化肥及有害农药,随着区域水流,过量的农药化肥会给洱海掩护带来压力。王利高诠释道,“禁种大蒜”的配景是“三禁四推”,即在洱海流域克制销售使用含氮磷化肥,推广有机肥替换;克制销售使用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广使用无公害农药;克制莳植以大蒜为代表的“洪流”“大肥”农作物,推广莳植绿色、无公害作物。此外,还推广生态养殖,最大限度淘汰面源污染。

  莳植有机大蒜不是没可能

  “我们已有一整套计划,只管不让群众收入大幅下降。”王利高表现,针对辖区各州里的优势,他们联合企业规模化谋划,将继续在三营、牛街等地推广莳植重楼、白芨等中草药,并已与云南白药团体等企业努力接触;在古镇凤羽,联合旅游开发和古镇风貌建设,推广有机油菜莳植;在邓川、右所等州里,推广鲜食蚕豆、有机藜麦,并已备好了种子资源。他们将凭据莳植相宜情形、产量、受益举行评估后,再大规模向各族群众推广,起劲建成绿色食物树模基地。以后,洱海流域推广生物菌肥,“农户回归莳植有机大蒜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位卖力人说。

  据相识,在洱源县,今年9月20日前莳植大蒜的农户,州级统筹给予每亩1200元的绿色生态莳植补助,同时政策叠加,给予1200元的青苗赔偿;对已购置蒜种未下种的农户,给予每亩600元的蒜种补助。

  (科技日报大理10月9日电)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93635号 邮政信箱:北京8098信箱 邮编: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23685 传真:8610-5994102 邮箱: bgdf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8 ICP备案号: 吉ICP备133823号-5